我的「爸媽」是同志!
ELLE|時尚風格|雜誌|中時電子報
引用網址 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6457

※※ 原文轉載如下(原網址附有現身說法者的照片)

 

我的「父母親」是同志,那又如何?在美國,約27萬名孩子在同志父母的家庭中成長。



喬妮和萊瑟住在南加州有錢的郊區,他們是相愛二十年的女同志雙親透過人工授精生下並養育長大的青少年,他們的媽咪妮可是名婦科醫生,嚴厲的教導他們守規矩,他們的媽媽茱兒是時髦的嬉皮,教他們做環保,還有如何與週遭的人融洽相處。有一天,這兩個青少年突然決定要與「生父」見面,擾亂了他們平凡的日子……這是最近上映的美國話題電影《性福拉警報》的劇情。 


而在電視上,與同志家庭有關的角色則像是美國影集的新寵──在電視音樂劇影集《歡樂合唱團》中,女主角Lea Michele就是由兩個父親撫養長大的;而當紅影集《摩登家庭》裡的男同志伴侶米傑和卡麥隆,則是從越南領養了小莉莉,是目前很受歡迎的角色。而在書店的架上,《在不尋常中長大》、《媽咪、媽媽與我》、《和我家一樣的家庭:給同志孩子的指南》等書則到處可見。這些都反映了美國同志家庭逐漸普及的真實現象,有人甚至提出,在美國被同志伴侶生育或領養的孩子們,已經形成一波「同志嬰兒潮」。


孩子的發展並非取決於雙親的性別


在美國,有20%的同性伴侶擁有一個孩子,佔女同志伴侶的三分之一,男同志伴侶的五分之一。2000年,上一次美國人口普查的時候,已有超過27萬的同志家庭孩子。剛出了本談論母性的書的艾咪,和同志伴侶在一起27年了,她們扶養了7歲的漢娜。艾咪說,「在學校,有各式各樣的家庭,有單親母親、單親父親,有重組家庭,有男同志伴侶家庭,或是和我們一樣的女同志伴侶家庭。我們一點也不覺得被排除在外。對漢娜來說,多元化是很自然的。除此之外,漢娜過著和大家一樣的生活,她去上學、參加活動、做作業。我認為她甚至是在很傳統的家庭結構下成長!」
美國史丹福大學社會學家麥可羅森費德剛出版一項研究,結果與多位心理學家的結論以及美國小兒科學會的觀點一致──這些孩子們在學校、社交生活各方面,都應付得和擁有父母親的孩子們一樣好。精神科醫師陶葛雷說,「一個孩子的發展並非取決於雙親的性別,而是他的成長環境和被教導的價值觀,如安全感、自在和自信。同志家庭運作與傳統家庭不同,所扮演的角色可互相改變,家務分配也和一般家庭不同。這當中並沒有男女二分法。家人的身分,在某方面而言是比較廣泛的,常見的是祖母或是其他男性或女性長輩,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美國人對同志家庭接受度越來越高


雖然如此,同志家庭的孩子們的日常生活,還是多少要面臨到在下課時間被嘲笑、變成被惡作劇的對象,感覺不受歡迎、不自在的風險還是存在的。母親是同志、也是《同志家庭孩子生存手冊》作者的蒂娜確定地說,「反同性戀者永遠存在。」那麼,同志家庭的孩子該如何自處與成長?在實際行動方面,有些協會如專門幫助女同志、男同志、雙性人和變性人家庭的COLAGE協會,不斷地付諸行動,舉辦研討會、設置熱線電話和分享活動,努力爭取讓同志家庭的孩子們過得更好。也多虧這些作為,加州政府決定在學校課程裡提及同志家庭,讓孩子們得到正確的觀念,去了解並接納出身於同志家庭的同學。


除了改善學校與社會等公領域,同志父母給予孩子周全的準備、支持和教導,則是更重要的。國家社工聯盟的社工Tony Madril建議,同志父母可為孩子建立更多的社會支援,例如可介紹認可同志身份的成人──好比非常支持同志和同志家庭的異性戀同事──給孩子認識,讓孩子了解到同儕的歧視只是不成熟的表現,同時也應該為孩子創造認識其他同志家庭或其他非傳統家庭孩子的機會,保持聯繫,讓孩子知道他並不奇怪也不孤單。同時,也要花時間與孩子討論可能在學校發生的各種情況,幫助他準備好應對各種問題,也可以適當地告訴孩子,平時你是如何應付所遇到的對同志不友善的人,那可以幫助他思考如何實際解決人際問題。同志父母充分的溝通與支持,可以幫助孩子導向正向發展的結果,未來孩子反而會比傳統家庭的孩子更具自尊,也更能夠接受多元價值。


不過,美國大眾的觀念正在轉變中,現在有68%的美國人(相較於2003年的54%)已準備好將同志家庭視為合法,其中,有52%的人支持同志婚姻,這比例在近年來一直在升高。印第安那大學社會學家與同志主題作家包威爾Brian Powell斷言,「除了宗教團體之外,美國人對同志家庭接受會度越來越高。」許多行動主義者也為支持聯邦立法賦予同志家庭與異性戀家庭相同權利而持續奔走,而歐巴馬政府將會通過這個法案嗎?無論如何,他是第一個在他的母親節和父親節致詞中涵蓋了同志父母親的美國總統,而且在復活節白宮舉行傳統的找蛋活動時,蜜雪兒同時邀請了異性戀家庭和同志家庭。


或許,以輕喜劇角度切入的《性福拉警報》以它意想不到的好票房與眾多影展的獎項肯定,直接反映了大眾對同志家庭的接受度──在美國上映一個月後,這部獨立電影的播映戲院由9家變成994家,最近還又分別入圍了金球獎最佳影片、兩項最佳女主角等大獎。接下來,它還將成為問鼎奧斯卡的熱門之作!


我不平凡的家庭給我力量


Henry Williams,13歲。
嬰兒時期,亨利在瓜地馬拉被他的兩個父親李察和馬克領養。身為成長於同志家庭的青少年,亨利已鍛鍊岀一身盔甲。「我學會與不喜歡或是嘲笑我們的人保持距離,這些人認為我也是同志,但我不是,」亨利沒有激進的靈魂,但有著異常敏感近似哲學家的心,「我的日常生活一點也不特別,是別人覺得我的生活很奇怪──我要上學,我不愛寫作業,爸爸們老是找我麻煩。我有幸被一個開放精神的家庭和社會領養,這裡不要求我像誰,而是只要做自己。」


Moshe Alpert-Eschbach,20歲。
摩許剛出生時,就和他的哥哥阿撒一起被兩位女同志蘇珊和哈莉葉領養,和許多傳統家庭一樣,他的童年有個美好的回憶。「我的母親們開啟了我對藝術、音樂、文學的喜好。我有幸在一個知性創意的家中成長,是愛建立了一個家,而不是父母親的性別,」摩許還記得,直到小學,看到別人的全家福照片時,他才明白他的家庭與眾不同。國中時,他曾受到不少污辱。但摩許認為他所受的教育和他的家庭組成,讓他有無比的力量,「我不批評別人,我總是試著找出每個人的優點,這讓我有開放的心胸和自信。」


Danielle Silber,27歲。
丹妮葉擁有兩個母親和四個父親。在旁人震驚的表情下,她總是微笑著拿出她一家人的照片──她的兩個母親蘇珊和達娜、她的「生父」克里斯多夫、克里斯多夫現在的伴侶比利、曾和克里斯多夫交往的阿瑟、以及阿瑟的伴侶馬克。這位27歲的漂亮女性,在照顧難民的非政府組織工作,散發岀幸福的光芒。


丹妮葉對她特大號的家庭感到自豪,雖然並不一直是這樣的。「小時候,我是感到不安的,」丹妮葉說,13歲時,她的母親們將她送到一個夏令營,和其他同志家庭的孩子們一起,「我終於不再覺得自己像個外星人,」從此,她捍衛同志家庭的權利,並宣揚寬容,「我不平凡的家庭,讓我對不公平和歧視特別敏感,對抗它們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弋‧龍鎧 的頭像
弋‧龍鎧

弋‧龍鎧

弋‧龍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